名作欣赏

当前位置/ 首页/ 名作欣赏/ 正文

西风颂 (雪莱)

       

                     
    

       

       
        西风颂


       
    啊,狂野的西风,秋之生命的气息!


         你无形,却把一切枯叶横扫,

犹如巫师吓得鬼魅纷纷溃离,

褐黄,墨黑,棕灰,与猩红,

一群群染满瘟疫:哦,是你——

驾车把生翼的幼种,向黑暗的冬床遣送,

让他们躺在那儿,寒冷而低迷,

个个如同坟墓中的尸体,直到

你那碧蓝的春姑娘向着睡梦中的大地

吹响她的号角(吹拂着幼嫩的芽蕾,

犹如牛群羊群在空中觅食),

让山峦与原野充满鲜活的色彩和芳菲:

狂野的精灵,你四处游荡;

是摧残者,也是捍卫者;听啊,听我的歌!

 



      你乘着气流,穿过高空的一片混乱,

浮云被扯散,像大地的枯叶一般,

挣脱天空和海洋交错的树干,

成为雷雨和闪电的使者:洒落在

你波涛汹涌的碧蓝海面,

犹如盛怒的狂女飘散开来

耀眼的蓬发,从遥远而朦胧的地平线边缘,

一直飘到天穹顶端,

那步步逼近的暴风雨的锁链。

你唱着垂死前的挽歌,而这厚重的黑夜

将是那巨大陵墓的穹顶,

那里你的千钧之力正在聚集,

从你那浑然的气势中,将迸涌

黑色的雨,迸涌火焰,迸涌冰雹:啊,听我的歌!


 

 

你把那蓝色的地中海,

从夏日之梦中唤醒,他在这里

被澄澈的水流拍打入睡,

在巴亚海湾的浮石岛边,

梦见了古老的宫殿和尖塔,

在水光日影中摇颤,

遍地的青苔,遍地的花朵

芳香迷人,这感觉却无法描绘!

为了让路给你,大西洋的汹涌波涛

轰然开裂,而那大洋深处,

海底的花卉和泥染的林木,

枝叶寥寥,已然干枯,

听闻你的声音,他们顿时惊恐失色,

颤抖中花枝零落:啊,听我的歌!

 

如果我是枯叶,你会将我举起;

如果我是流云,我就与你共舞;

如果我是浪花,在你的威力下喘息,

分享着你强健的脉搏,只是自由

稍逊于你,哦,不受羁绊的你!

如果我青春年少,便可太空遨游,

并与你为伴。那时,若超过

你飞速的步伐,也算不得奇迹,

我也不至如现在这般焦灼,

苦苦乞求。哦,请把我托起,

像海浪,像落叶,像浮云一样,将我托起!

我跌落于生活的荆棘,鲜血淋漓!

这被岁月的重负羁绊压制的灵魂,

竟与你这般相像:高傲、机敏、桀骜不驯。

 


 

让我做你的竖琴吧,如同那树林:

哪怕如它一样枝叶凋尽!

你定能奏起恢弘激昂之音,

凭借我和树林深沉的秋之意韵:

悲怆中包含着甜蜜。愿我成为你,愿你强悍的精神

化为我的灵魂!愿我成为你,和你一样强劲!

把我僵死的思想扫出这宇宙,

如同凋零的枝叶催发新的生命,

让我这诗歌的诅咒,

如同火塘里飞出的火星,

尚未熄灭,把我的话传遍人间,

让预言的号角在我唇间奏鸣,

吹响那沉睡的大地!哦,西风,

如果冬天已到,春天还会远吗?
 

作品赏析


欧洲诗歌史上的珍品。从形式上来看,其五小节格律完整,皆可完整成篇。从内容上来看,它们又融为一体,共同服务着整首诗的中心主旨——西风作为“破坏者”摧残着旧事物并成为了新事物的强大“保护力”。雪莱塑造“西风”这一意象,既深刻批判了当时丑陋的社会现实,又表达了自己对黑暗的社会终将过去,美好的未来终将到来的坚定信念。《西风颂》是雪莱思想感情真实而自然的流露,是其战斗的宣言书、思想的播种机,它闪耀着美、闪耀着智慧、闪耀着力量,给读者以无尽的遐想。




作者简介

雪莱(1792—1822),19世纪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出生在一个古老而保守的贵族家庭。少年时在皇家的伊顿公学就读。1810年入牛津大学学习,开始追求民主自由。1811年,诗人因为写作哲学论文推理上帝的不存在,宣传无神论,被学校开除;也因此得罪父亲,离家独居。1812年,诗人又偕同新婚的妻子赴爱尔兰参加那儿人们反抗英国统治的斗争,遭到英国统治阶级的忌恨。1814年,雪莱与妻子离婚,与玛丽小姐结合。英国当局趁机对雪莱大加诽谤中伤,雪莱愤然离开祖国,旅居意大利。1822年7月8日,诗人出海航行遭遇暴风雨,溺水而亡。诗人一生创作了大量优秀的抒情诗及政治诗,《致云雀》、《西风颂》、《自由颂》、《解放了的普罗米修斯》、《暴政的假面游行》等诗都一直为人们传唱不衰。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