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美文/ 正文

别了,刘和珍君!

 


 
                                              红雪枫
 
 
                    

         闻讯语文教材“鲁迅大撤退”,《纪念刘和珍君》等优秀作品首当其冲,非常震惊。刘和珍君是很多中国人喜欢的一位优秀中华女性,她曾教育和鼓舞无数中国人。鲁迅先生的《纪念刘和珍君》算得优秀作品中一篇难得的珍品,其语言辛辣,酣畅淋漓,脍炙人口,震撼人心。一个为祖国和民族冲锋陷阵、赴蹈汤火的弱女子,在同腐朽势力的搏击中显得顶天立地,高大形象跃然纸上,令人永生难忘。然这次“大撤退”她首先被撤下来。苦水可悄悄吞下,悲痛且留在心中。别了,刘和珍君!
 
       刘和珍就读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积极参加学生爱国运动,带领同学们向封建势力、反动军阀宣战,是北京学生运动的领袖之一。1926年在“三·一八惨案”中遇害,年仅22岁。鲁迅先生在参加了刘和珍的追悼会之后,作了《记念刘和珍君》一文。追忆这位始终微笑的和蔼女生,痛悼“为中国而死的中国的青年”,歌颂“虽陨身不恤”的“中国女子的勇毅”。他在文中悲愤地写到:“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人间。四十多个青年的血,洋溢在我的周围,使我难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学者文人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非人间,使它们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后死者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逝者的灵前。” 值得一提的是,鲁迅一段非常著名的句子就出自这篇课文,这警世之言早刻在众多国人心中:“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由于它体现的正义性、哲理性和高尚性,这凝结先生心血的文字已融入众多仁人志士的生命,且永不“撤退”!这不正是中国的希望?
 
        还有两段人们熟悉的精彩文字也出自这篇课文:“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苟活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体现鲁迅风骨的这些文字曾震撼多少人。如此优秀的作品,怎么能轻易让他从课本上消失呢?纵有一千条理由,同她打动人心的震撼力相比,给人留下的审美享受和教育效果比,都是荒唐的理由。诚如杜甫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很难有更凝练的文字比这对封建社会黑暗现实的批判更深刻有力,文字的功力也难以比肩。对于真正的优秀作品而言,读后不只是知识的提升,还获得审美享受,使人格和人品受到熏陶,并影响自己的人生。这是真正的“双赢”。而有人还在没“大撤退”前就已经撤退,退到卑劣的小人境地,则是典型的“双输”。今天,难道我们不应好好走好教育和人生的赢棋么?
 
       然,群众想法毕竟只是想法,某些可行使权力的人会理睬么?大刀阔斧“砍”鲁迅教材,砍《狼牙山五壮士》、《背影》等优秀篇目,不是来了么?谁的主意啊,真会想,会想到刘和珍君!也会想到朱德,连朱德的扁担也被拿掉了(《朱德的扁担》课文也被撤!)。他们在追求“知识”吗?在为青少年“着想”吗?在好心地“改革”吗?接下来还有哪些优秀儿女会被撤下?教育改革,是改革落后的东西,改掉有悖良好效果的东西,不是改掉先进东西,不是让先进文化“休息”。切记不要搞错了方向,干扰和影响教育大业还乱贴标签。为什么这一“改”不是令人振奋,反令人揪心?不是一人悲愤,是众人震怒?为什么成就祖国大业,培养造就栋梁之才这些极重要东西被抛在一边?什么“新鲜”、“更喜欢的”浅薄之说老挂嘴边?一个国家尤需要一种精神,一种盎然向上不屈不饶的精神,一种献身于人类进步事业的崇高精神,一种充分展现民族尊严和气节的精神。这样的精神正是祖国和人民的财富。为什么有人不热衷于积累这种财富,反在损毁这种财富?对先进文化不敬令人生畏,为什么有人看得明白却阻止不力?难道不该好好反思?
 
        刘和珍走了,曾经是那样悲壮,那样令人热血沸腾。刘和珍令无数中国好儿女跟着走!刘和珍走了,这回像是悄悄走的,没有鲜花、没有喝彩,无声无息(我也是在“沉默”中“惊闻”)……
 
       一次,鲁迅也走了,为了正义的行动。他没有关门,同样走得坚挺、走得盎然、走得悲壮。他是执意为民请命,作好了“无法归来”的准备。所幸这次敌人的子弹没有射出,他的生命得以延续,从而奉献也在延续。“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将爱付给人民,将恨送给敌人,依然是他生命的主题。他终身辛劳,“吃的是草,挤的是奶”,直到奉上短暂生命最后一滴血。先生也随学生走了。然,“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先生,还有你钟爱的学生刘和珍君,你们都是中国的傲骨,是中华民族的脊梁。人民能不永远怀念你们?你们都活着,就在我们身边,在我们心中。可这次,有“专家”自作聪明或苦心积虑想把你们请出课本,有人肯定会落下伤心的泪。刘和珍君,你还是像先生描绘的那样,“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你还是那么坦然……
 
        别了,刘和珍君!……别了!但我相信,这不是永别。你还会回来的。——因为祖国儿女需要你!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