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美文/ 正文

谁让9岁孩子担起“上访”重任?


 
 

       人民日报日前刊发了宝鸡四年级小学生李子怡的“上访”信后,西安晚报记者对孩子的母亲进行了追踪采访。9岁小孩何以担起“上访”重任令人关注,也使人觉得蹊跷,随着记者采访的深入,谜底也越发清晰。孩子“上访”的成功不是使我们更轻松,而是心情更沉重。
 
       李子怡的母亲告诉记者,孩子信中所说的内容完全真实。为这事情她已经跑了多少年,就是解决不了。作为堂堂正正的本村村民,母女俩现在是“上无片瓦,下无立足之地”,每月60元钱租住在其他村民家里。由于家境贫寒,孩子的心灵不断受到创伤。每当看到自己为家里事忧伤时,她只有悄悄流泪。
 
        农妇奔波多年未果,那一脸茫然逃不过孩子的眼睛。她从六七岁看到八九岁,无论怎样偷偷流泪也帮不了伤心的母亲。但毕竟生活使她早熟,幼小的肩膀必须挑起生活的艰辛,于是不得不担起“上访”重任。母亲忙于生计,孩子忙于学习,可无论生计和学习都是残缺的,不是迫于万般无奈,一个9岁的孩子不可能走上“上访”路。更不可能如此执著。“跑了多少年”是什么意思呢?是当地没谁帮她维权的意思,至少她没找到那样的人。“跑”属白跑,等于零。眼看“下面”解决不了问题,小学生没有沉默,开始了“上访”。她向一些媒体写了信,一直没有回音。她没有气馁,相信正义会得到伸张,于是向人民日报发出了“上访”信,恳请有关部门主持公道,还她们母女俩的合法土地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等权益。
 
       人民日报刊发了这封信,勇气、智慧、坚韧——这成功的“上访”由一个9岁孩子来完成。“2006年上半年,村里分配土地补偿款,每个村民10万元,母亲和我没有份。2007年1月,金台区实施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村干部不让我们母女参加,剥夺了我们应该享受的医疗救助。最近,村里用部分征地款为全体村民办理基本养老保险,我们母女依然没有权利享受……”不要说学费、医疗费之类,连生活都成问题,现终于有人管了。我们为她高兴,“民声”得到了重视,她们会如愿收获正义;也为她悲哀,9岁,这是天真烂漫的季节,是纯真无邪的岁月,怎载得起那样的沉重。她应该微笑,但这微笑里不知有多少泪……
 
        我们要问,群众要问,人民要问,某些地方官究竟在干什么?你们在怎样使用人民赋予的权力?怎样面对国家赋予的责任?对一些普通百姓的事,“多少年”在干什么呢?人生有多少“多少年”啊?怎能将维权的重任和对“三乱”的治理交给一个9岁的孩子!
 
        为何让9岁小孩担起“上访”重任?——那正是因为你们的失职!为何让一个9岁孩子落泪、伤心、奋起?——正是一些人过分窝囊!这是不能不下决心改变的:那就是在其位“不谋其政”的惰性。在起用和重用那些真正公仆的同时,必须对所有“甩手”干部坚决说“不”!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