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美文/ 正文

杀害掩埋学生的教师咋变魔鬼?

 

    

   
   教师就是教师,理应受人尊重。学生就是学生,是祖国的花朵。中国新闻网爆出惊人消息:“魔鬼”教师将“花朵”给杀了。干掉学生的真的是教师?难以置信,可事实是不依信不信为转移的。真正令人震撼的是:教师何以变成“魔鬼”?

据报道,224日晚8时许,金华外国语学校初一学生、14岁的陈某从学校出来后失踪。 次日上午8时许,母何女士的手机收到一条勒索短信,对方索要200万元现金。接到报案后,金华市警方立即开展侦查,25日下午抓获犯罪嫌疑人。据警方初步查明,犯罪嫌疑人胡保平是受害人的语文老师。其因欠债预谋于24日晚8时许,将学生陈某骗至学校附近,用事先准备的工具将其杀害,并于当晚埋尸于学校附近的工地上,然后于次日发短信给受害人母亲实施勒索。真令人惊讶,这位干教育的才36岁就创下如此奇迹。他为教师泼污也属疯狂,称疯子已不足以表现其凶狠:不仅杀,还从容埋,将学生埋于教育圣地附近。这是人类史上的耻辱,令人发指!

什么是魔鬼的“坚定”信仰?钱。什么是魔鬼行动指南?钱。什么是灵魂出窍的原因?心丢了。钱可干正事,也可干邪事。比如扶贫、用于正义事业、拿去减少贫富差距、帮助群众奔小康等等;比如贪婪、比富斗阔、吃喝嫖赌、发展情妇、“修理”好人等等。这个教师也为了钱,可不为正事,哪还有什么好事。他也是人,但早没了心。那东西丢了,那不能不有的东西竟随便丢了!谁让他丢的?他咋这般混蛋?这些追究起来并非容易,但不能不追究。不然还要杀人,还有人要杀人,还有斯文、典雅、凶暴的要杀人。教育工作者杀起人来更血腥,鲁迅听了怕要气死。先生怕是写不出《狂人日记》,孩子、孩子……怕是会从更深的意义上喊“救救孩子”?

“救孩子”不也是救“魔鬼”吗?“魔鬼”小小年纪,倒过去一些年也是“孩子”。我们该以什么熏陶孩子、教育孩子、帮助孩子?问某些学校、某些地方。不问吧,良心不安;问下去吧,可能嗓子会带血、心会流血。这杀人教师咋变魔鬼?本来,园丁是圣洁的、高尚的。他们的心装着崇高、装着厚爱,让责任、知识、大爱占据着自己的心。那心灵的窗户折射的正是行为之美。金钱至上、权力至上、丑恶至上的“观念”和歪风将一些人的心扭曲,一种从精神到物质的逆流冲荡着社会。心灵丢失、信仰丢失、灵魂丢失,一些层面在裂变,一些人群在裂变。病变虽在表层,根子却是腐败。高尚的追求变成卑劣的向往,单纯的热情变成奸诈的诡计。裂变出自私鬼,裂变出贪婪之徒,裂变出疯狂的打劫者,裂变产生魔鬼。白衣天使、圣洁园丁、纯洁花朵、火红夕阳等转眼间成了“灰黄黑”,原有的美名成了莫大讥讽。痛心堪称到极点。

教育成果是不容置疑的,教育的失落是惊人的。教育的成功令我们振奋,教育失误的深重则令我们恐惧。心灵的坍塌在最可怕的一刹那,可这瞬间包含了多少遗憾和遗漏,留下多少危险与困惑。被“杀死”是快速的,被杀伤(尤其是杀成重伤)或伤及心灵,后果也许更可怕。一些“有关人士”追踪了现实和后果吗?如果仍继续闭目养神那下一步后果将是什么呢?我们暂且盯住眼前这一个:中了邪的钱钻进他的心,残忍钻进他的心,邪恶钻进他的心,正义、良心和责任全灰飞烟灭。心没了,躯壳还在,大嘴和肢体还在,于是魔鬼诞生。大嘴用来吃人,肢体可动用凶器。杀人不眨眼,埋人挺自然,魔鬼信步走来。还好,警方锁住了牠的腿,可其他鬼呢?是在“成长”中还是“奢血”中?有多少孩子会以不同方式(堕落也是“死”啊)倒在血泊中?我们不能不大声呼喊:屠戮魔鬼,救救孩子!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