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文

当前位置/ 首页/ 原创美文/ 正文

最美女教师最后的微笑……

 

     
                                   
最美女教师最后的微笑……

原创                                                             红雪枫

  
 

           


       被网友们尊为“最美女教师”的曹瑾不幸辞世了。一个年轻的生命消失了,一个美丽的生命消失了,一段美丽的童话结束了。“小曹走的很早,但人生很有价值,重庆人民不会忘记!她对山村教育事业至死不渝的热忱,已成为人们心中的楷模。”谈起山村女教师,人们情意深深却充满自豪,是的,应该自豪。生命最后一刻,她依然微笑。当遗体近日被送回故乡,人们眼含热泪凝视着她留下的最后微笑……

      当年,三个风华正茂的女生坐车颠簸了六七个小时,来到巫山平河乡小学。她们是在读的大学生,专门选择师姐曹瑾生前奉献青春的学校来支教。女大学生为何放弃舒适环境选择到边远山区吃苦呢?因为有一种微笑能感动任何人,这微笑就是曹瑾脸上绽放的圣洁之花。她出生在重庆巫山县当阳乡,村子距县城140多公里,紧挨湖北省神农架林区,大山连绵,生存环境恶劣。一到四年级上村小,要走两公里多的山路;五到六年级到当阳乡上学,要走两三个小时的山路;初中要去官阳镇上学,每次来回要走上十三四个小时。很多孩子都想走出大山,再也不回来。她说“要回来当老师”,有人觉得不可思议。当过乡村代课老师的父亲也反对女儿的“教师梦”,在他眼里,在山区当老师又苦又累,还要忍受贫穷,他的理想是让女儿到主城做一名医生,永远摆脱这穷乡僻壤。当一张高考录取通知书送到曹家,曹瑾考上重庆医科大学的“王牌专业”,曹家上下一片欢腾,曹瑾却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闷闷不乐。高考志愿是由父亲代报,她执意放弃就读。复读一年再考,她如愿考入重庆师范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却主动要求回巫山支教。当年的一句话一诺千金,她真的成了行。




 

   
       “她提出回来时,我和她母亲坚决反对,好不容易才把她培养出来,城里头有那么好的工作机会,她却硬是要回来,我们真是舍不得。” 面对父母的不理解,仍痴心不改。“我能够走出大山,得益于小学、中学、大学老师的精心培养,我想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去。”自己留下来吃苦,“让更多的孩子走出去”,这不是啥小我顾大我吗?岂不是舍小家顾大家吗?岂不是抛自家为国家吗?在当今社会,一些地方“铜臭”变得越来越香,甚至连大粪也是香喷喷的,不少人道德沦落、人性沦丧,在这样的背景下啥“凤凰”往“鸡窝”钻,实在难能可贵。家长有所理解,可还是为她惋惜,答应女儿可回乡考大学生村官。曹瑾一口拒绝。什么“官”不“官”,她只想做点群众渴望她做的事,或者说贡献大一些的事。这可能是最不起眼的小事,却是最困难群众最迫切需解决的大事。“我们大山里的娃儿其实并不愚钝,只是由于经济欠发达、教育资源稀缺、家庭教育缺失等原因才让孩子们落了伍,我回到大山深处教书,是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带着尊严走出大山,实现自己的梦想。”忧国家所忧,想群众所想,落点在让山区孩子带着尊严实现自己的梦想,多崇高的理想啊。

       艰难的人生路,走得下去吗?2010年9月,曹瑾到平河小学工作,担当六年级班主任。班上34个学生27个是留守儿童。除带好这些孩子还要教几个班的数学课。“上课的时候她无比认真,课余时间,她给我们过生日,帮我们洗脚,冬天还为班里穿着单薄的同学买棉衣。有个同学头发长了没钱剪,每次都是曹老师带去剪,我们都叫她知心姐姐。”学生竟把这老师称为“全职保姆”。让我们看看她生命最后的时间表:这年4月末,同学们经常看到曹瑾趴在讲台上,用手捂住肚子,额头上满是汗水。“我陪你去医院检查,不然会拖出大病。”五一假期,看着好不容易回一次家的女儿吃不下饭,脸色也不好,父亲也非常着急。“学生马上要毕业考试,现在太关键了,考试一完我马上就去。” 她说从学校到县医院检查身体,来回坐车坐船至少要耽搁时间,会影响孩子们的复习。5月3日她出门时,父母再次叮嘱她到医院检查,她说“知道了”,但回到学校后,仍坚守在岗位。进入六月,曹瑾越发吃不下饭,每天只能喝几口稀饭,腹部疼痛也越来越频繁,人瘦得只有70多斤。6月21日,她固执地参加了毕业班考试监考,这一天她连半碗稀饭都没喝得下。紧接着她又参与批改考试试卷……7月2日,曹瑾踏上留守儿童营养状况调查(这是本县的一项重要工作)下访之路,没走出几里,突觉天昏地暗……第二天,她被搀进了县医院,由于病情严重,几天后被转至重医,检查结果竟是“恶性淋巴瘤晚期”。这意味着,她患癌症奋战在山区教育岗位已持续很长时间!她是微笑着面对生活的,微笑着面对讲台的,微笑着面对贫困山区孩子的!谁知8月26日是她人生的终点,年仅23岁!

       2012年初,充满悲情的这一天凌晨,这位被网友称为“最美乡村教师”的女孩,因癌细胞扩散,医治无效不幸去世……在临近生命最后时刻,她还在岗位。在死神拽她衣角的时候,她还在实现她的“让孩子飞出山区”梦,她做的是真正的强国梦!贫困山区孩子不挺立起来,最穷困的地区不建设起来,如何实现“共同富裕”?如何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祖国腾飞”?在她人生的字典里没有大话,但她23岁的生命却实实在在写着几个字:老老实实做人。她做的是“大写的人”。



 

  

       什么“童话”?不就是在山区小学滚打吗?不就是和那些穷困孩子和家长厮守在一起吗?不就是做那些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事”吗?不就是最终微笑着告别生命吗?这就是高大,就是崇高,就是美。难怪她成了网友心中“最美的女教师”。倒下了,那美丽还在延伸。“大多数与曹瑾得同样疾病的病人,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到来之际,都会出现难以避免的烦躁、焦躁和暴躁。因此,我们总是小心翼翼。但曹瑾却依然十分亲和,我见到曹瑾的时候,她总是充满笑容,哪怕是艰难的笑容,这种笑容直到她生命的最后时刻。”8月中旬,由于病情恶化,曹瑾只能长时间保持端坐,她的骶尾部的皮肤开始溃烂,每天都需变换体位上药。这对她来说异常艰辛,因每次变换体位都会致她心率增快、呼吸窘迫。即使这样,她仍然面带微笑对医护人员说:“我可以,我不会让大家失望!”病痛的折磨并没有让曹瑾放弃对他人的关爱……她总是微笑着面对每一个关心她的人。她的笑,灿烂而纯净、从容而坚定,所有看过这笑容的人,都会为之感动。“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微笑,是曹瑾做得最多的事;在生命最后时刻,谢谢,是曹瑾说得最多的话。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曹瑾始终保持着淑女一般的教养和礼貌,因为她不愿意在最后时刻留下对生命的绝望,她愿意留下自己对生命无限的希望。” 其实女儿对自己的病情十分清楚,早就知道时间不多了。为安慰父亲和男朋友,她时刻都表现得很乐观,哪怕痛得大汗淋漓,也露出灿烂的笑容。到了生命最后的四五天,曹瑾要求父亲及男友只说好听的话,哪怕是骗她都可以。“如果走了,一定要帮我把眼角膜捐了……”25日晚,曹瑾一度病危被抢救过来,她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紧紧抓着父亲的手,再次叮嘱父亲联系红十字会,她希望永远地“看”着家乡。“爸爸,如果不捐眼角膜的话,我以后"看"不到你们了哟。”曹瑾告诉父亲,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回到了学校,又走上了讲台……“自己最大的希望就是快快活活地和孩子们在一起。”这刻儿的微笑一定是最灿烂的。
        

       微笑为什么这么灿烂?因为她的心灵灿烂,那心灵是向穷孩子们开放的,那里有阳光射出。微笑为什么永不凋零?因为这颗心已永远装进山区群众、山区孩子、山区教育这些东西,她的生命是微笑着走完她追求的历程。带着微笑她去了天堂,哪里有孩子在招手……“我的学生在等我。”在广西,也曾有一个只有20多岁的年轻乡村教师,在重病缠身之际说出了最朴实的话。“等我”、“等我”……这就是一生的信念啊。为了这信念继续去学校上课,可他很快倒下了。永远倒下了。“我的学生在等我……”只留下山谷的回音。大山的枫叶红了,大山的枫叶又怎么不红呢?尽管不少蛀虫在蚕食着教育、经济等重要领域,可无数这种献身事业的纯朴而普通的教师却支撑着我们的教育,无数忧国忧民之士鼎力支撑着祖国的经济大厦。可叹,可敬!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有的人贪婪,永无止境;有的人奉献,寸土不留。有的人活着,别人活不好;有的人死了,别人痛断肝肠。有的人百姓盼着他早死(像恶贯满盈贪官),有的人死了却在百姓心中永生(如无数为正义事业献身的先烈和为人民利益奋斗终身的英雄)。前者活着也是一堆行尸走肉,犹如大粪;后者虽死犹生,有如浩月,光照千秋。最美的女教师,你的微笑被永远定格在你前行的路上,被定格在百姓心中。当微笑是贪婪的、奸诈的、藏着利刃的,意味着灾难随时降临或已经降临。当微笑是最灿烂的,当人生是最美好的,当心灵是最圣洁的,当奉献是最彻底的,谁不为真正的真善美倾倒?“最美女教师”,留下你的微笑——你的微笑是平凡的、真诚的和深厚的,我们懂得你的期待!我们懂得你“最后的微笑”,今后的路我们一起走!




 



 

                                                                                                                           枫叶红了,枫叶怎么不红呢?
                                                                                             

                                                                                                       

                             此文 载人民网(阅读9112)、 新华网 、冰心倾诉网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