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锐评

当前位置/ 首页/ 焦点锐评/ 正文

6个孩子的爹咋混进党内?

 

           

 

 

                          红雪枫

 

 

   

    6个孩子的爹——其中有三个不明不白,现在查证有个是“绿帽子”孩子,这样的怪爹是怎么混进党内的?这样的人也配当群众的领导?也配不断进步——升官?人们急待弄清:这“野”爹是怎么混进党内的?

 

 

    

 

    从其表现的恶劣性和对党的声誉败坏的程度来看,此人素质太差了,纯属败类。一块破石是怎么被带进工人阶级先锋队组织——共产党内,并被某些人当作美玉。可见,一开始把关就有问题,而且后面关口一路失守。从严治党可谓任重道远。“美玉”不仅贪财成性,狂吞700万,还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疲劳精神,拿出连生六子(有一子似乎是别人生的)、连下三奶的辉煌战绩。好贪官,富有创造性的贪官,善于开拓的贪官,这样的好官是不是该提拔到地狱当官?他干脆到那里打发余生算了,那里要贪多少就贪多少,要生多少就生多少,要捡好多顶“绿帽子”就捡好多顶,幸福之极。你不是不需要民主与法制么,不是最恨百姓监督么?那里自由得很,与鬼相伴。不要在判刑之际装模作样抹泪,在那下面当“哭”官没准儿还“抑郁”成哭神,一哭成仙。

 

 

   

 

    其实仙不仙没哪个百姓感兴趣,感兴趣的也不是“送瘟神”,是6个孩子的爹这样的混混官是怎么给混进党内的。这破“绿帽”是怎么戴在书记大人头上的?一个代课老师是怎么“芝麻开花节节高”的?他是怎么边戴“帽子”边“带领群众致富”?作恶打劫为何那么容易?——这些都令人感兴趣。只有解开了这些节,才便于捆住更多“戴绿帽子”的、把国库的钱当“私房钱”的昏官的手脚,把他们集体送进“院”里。至于那“院”是反省的家属院,还是看守所或监狱,当由法律定。重在从制度和法律的层面理顺,也即将反腐的预防和监督机制理顺,让依法行事的渠道真正畅通,这样贪婪鳄鱼之辈和“绿帽子”之辈才难以为非作歹。

 

 

 

    眼前这6个孩子的爹是咋混进党内的,摸清脉络很有“范本”意义。这任务和责任应该落在相关部门头上,不得推卸。否则是失职,也当追究。如果“进去”就完了,算万事大吉,而贪官营垒犹在,“绿帽子”群体依然,稍作休息下一波腐败不来得更狠?只怕看到的不仅是六个孩子的爹,60个孩子的爹也会很快诞生;我们看到的不只是有三个“奶”的贪官,超过“米老鼠”达300个“奶”也并非不可能。我们需要的是反腐的胜利,决不是腐败的高歌。需要把刀插向贪婪的心脏,而不是让戴“绿帽子”和“红帽子”的贪官满天飞。且不可轻视这简单的哲理:打耗子不只应打痛,必须打死。“死”耗子变活耗子撕咬粮食更猛。

 

 

   

 

    曾任河南商丘地区常务副专员、周口市市长、河南省水利厅厅长等职的张海钦,为了养情人和3个“儿子”,大肆受贿700多万。这昏官虽被判无期徒刑,但事情没完。如果顺着脉络查,查腐败线,查鼠迹,那么一定会查出老鼠背后的老鼠。代课老师的官帽子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他的“党票”是谁轻易发给他的,他的两顶帽子——官帽和绿帽为何越戴越高,这些都值得认真思考和追究。决不能让此事打住。一个对党的信念没任何忠诚的人当上市长、厅长,令人不可思议;一个贪婪无度、受“绿帽子”如授勋的反常家伙还耀武扬威指挥群众,令人想吐。这条线必须清楚,必须见精神,直到发现“鼠窝”——至此,“深入反腐”才谈得上有“好戏”。

此原创文章载人民网(阅读3017)冰心倾诉网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