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锐评

当前位置/ 首页/ 焦点锐评/ 正文

《人民的名义》离人民最近:何以离“最佳”太远?

 

 

《人民的名义》离人民最近:何以离“最佳”太远?

 

 

《人民的名义》离人民最近,这是不争的事实。没必要再阐述。可它偏偏离“最佳”太远,这实在令人困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怪现象呢?

 

这里有必要先弄清什么是“最佳”?“最佳”是不是只有一条腿——只有艺术性?“最佳”究竟包不包括思想性和艺术性这两个完整的方面?包不包括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的统一?显然“一条腿”是错的。此外,不仅应包括两个完整的方面,而且思想性和艺术性必须尽量做到完美的统一。如果评比的某些重要倾向是错的,那么评比的结果必然会出问题,必然难以令人满意。

 

一些评论比较尖锐,但点到的问题确实启人深思:“当所有人都把目光瞅准《人民的名义》时,却被这匹冷不丁冒出的黑马杀了个措手不及。”“人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反社会潮流最终只能贻笑大方。不是这部剧败笔,而是这些人是败笔,一部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反腐剧的社会意义和价值能否定的吗?所谓的败笔 我只能说 没有一部剧是没有败笔的,看你怎么去看了。你要放大看什么了。”“看一部剧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学到些什么东西,你如果真的是有态度的观众,记住“懒政不作为,白吃干饭”,记住“社会主义劳动者有劳动的权利”,记住陈岩石夫妇的一身正气就够了,而不会在意它到底拿了多少奖。

这部深入民心的好剧,了不起的成就是用商业手段压不住也夺不走的。

 

 

 

下面侧重从思想性和艺术性两方面来看,《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作品究竟怎么样。

 

先看思想性。在分析思想性之际,不妨先看看此剧与已评选的最佳电视剧《好家伙》的题材。前者为历史性题材,后者乃现实性题材。从近年看,历史性题材很多,现实性题材偏少,而拍得好的现实题材少之又少,推出来更可怜,去年“白玉兰”才占20%。这能反映生活现实吗?能很好激励人们创造更美好现实生活吗?上层建筑这一领域适应生产力发展要求吗?适应社会变革的要求吗?答案不言自明。《人民的名义》可以说是难得的“主旋律”现实作品,尤其是表现现实的的重大题材和思想深度、艺术张力的结合,给人以极大的审美享受与鼓舞。其题材的宏大、独到及蕴含的现实深刻性,近年没一部作品可比。

 

题材非常好,又非常重大,如果挖掘不深,意义浅显,同样难以成功。

再看看艺术性方面

再从艺术方面看,《人民的名义》当选“最佳”也是当之无愧。如果离得很远就太不正常了。

 

作品的典型性在于首先写出了典型的社会环境尤其是典型的官场生态环境。人物的真实性首先在于展现人物生存环境的真实性,如果这环境都不真实或不很可信,怎么能设想人物可信。这方面《人民的名义》把握得非常好,诸多人物的魅力是植根与现实生活的土壤,而不是自作聪明脱离实际“虚构”去故意编织人物的“复杂性”、“特殊性”,把观众的智商当弱智。正是汉东、京州环境的严峻,才展现出腐败猖獗的乱象及“望星空”那类奇特怪相,才在大环境和小环境的交互影响中演绎出各色人物不同的性格,并且这性格的发展也显示了自身的逻辑性。忠实地描写生活,深刻地挖掘生活,冷静而不是浮躁地思考社会生活,由人物自身逻辑性演绎生活、诠释生活,使这部充满主旋律色彩的正能量力作在此类作品中脱颖而出,大放异彩。

 

一些“快餐”作品就太苍白了,环境描写比之《人民的名义》也相去甚远,无论在主观的用心上还是准确把握上抑或描写的深度等方面,都根本不在一个层面。到底谁优谁次,观众的震撼度和深心的认可度早表达得淋漓尽致,无需赘言。

 

在那真实环境,也就是准确把握的现实环境中生存着的不少人物,演绎得相当精彩。说实话,在汉东、京州那严峻的现实环境下,很难产生焦裕禄或深受焦裕禄影响的那类人物。但作品就实实在在写出了这类闪光的典型人物——陈岩石。这是一块非常难得的坚硬石头,是一块党和人民最需要的磐石,也是贪官黑道这类最憎恨的“顽石”。他“坚”在哪里?“硬”在哪里?“顽”在哪里?回答不了就不可信。石头有没有爱情?也必须回答。如果没有爱情,只热衷“小三”、“小姐”、“小四”、“票子”那绝对不可信。还需要回答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他为什么“坚”?为什么“硬”?为什么“顽强”?为什么会老老实实守住一个老婆婆而不去‘赶潮流’弄几个‘情人’?

 

 

此剧并非只有思想,艺术苍白。写得活、写得实的并非只有反面形象,正面形象也感人和令人信服。陈岩石催人泪下,侯亮平一次次令人担心,这些应该是已深入人心。若艺术功力太差,这正面勇士的心怎么可能与观众融合得这么紧密。电视剧已落幕,不少观众孩子感奋,还在为陈岩石动情,为侯亮平今后的命运忧虑。既为反腐取得的成功激越,也为反腐的任重道远牵挂。一系列活生生的人物形象把观众的心抓住,在继续关注着新的人生路。显然,即便从艺术方面看,《人民的名义》当选“最佳”也是当之无愧。如果离得很远,评比揭晓竟悄无声息,就太不正常了。

 

李达康、高育良等是演得很成功的,此不多述。要指出,祁同伟、高小琴、高育良妻、陈岩石妻、沙瑞金、陆也可等都把握得不错。此处重点提提侯亮平这角色。应该说陆毅总体把握不错。有的认为演得不够好,是“演”得不够好。我承认,演得还未特别到位,还欠火候。说他“演”得不够好角色演得还可以,真尽力了。那勇士像回事。很多人说得对,贪官演得好,因为贪官一般都是“演员”,李达康、高育良把“演员”的特质和个性表现出了,且很到位。这等于是演员演“演员”。祁同伟、高小琴也演得不错,都像“演员”。侯亮平恰恰不是“演员”,陆毅演得较好就在于没演成“演员”,如果侯亮平老是“表演”或显得做着就失败了。这方面有的观众还不太熟悉。看官员演戏的多了,以为都演戏,至少或多或少“演戏”。恰恰有一批真正的共产党人、执法勇士不“演戏”,太本色了。也就是正直得难以置信,就像一些贪官坏得难以置信一样。这就是生活,生活经常出乎想象,你没接触某些人,根本不了解有这样的人。陈岩石这样的人生活中确实有,且远不止一两个,绝对有一批。在职的可能令人难以置信,这种正直得“没什么问题”的、不“演戏”的,并且勇于为党和人民干事的也肯定有。陆毅不“表演”而像他们一样生活和工作也就基本成功了。如果也来一通“表演”,再给你来几下“表情包”,活是活了,就不是侯亮平了,这角色就注定演砸了。贪官有很多戏,一些正面角色反没什么“戏”,并不好演,这方面侯勇也谈过。有的人可能还不太理解。他如果“戏”太多了,动不动就“表演”,反而像贪官了。他与贪官格格不入,才显示是另一类人。他还真进入了角色。说真话,他演此角我还怕他乱“演”,“演”成个假勇士。还好,他基本没去“演”,老老实实当执法人员,当办案主角,当“耙耳朵”丈夫。他很克制。克制就好,就寻常,就真在思考办案,在突破。当然,不精彩,“不精彩”也好,精彩很了反而打折扣。临近剧终冲着祁同伟枪上那一段是败笔。成熟的他不会这么“人情味”,担负神圣使命的他不会太冒险——因还有更重要任务等着他,有着坚定信念的他必然大局为重,着眼于“做大事”,不会轻易失手。

相反,对待“高老师”才显出了方寸、显出了原则、显出了理性,很有层次感。即小心对待自己曾尊敬过的老师和领导(包括对他的夫人),又毫不留情地与之较量和斗争,最后坚决把他送进“班房”。该柔的地方可以一柔,该大声呵斥的时候对“老师”也丝毫不让。“英雄本色”在不言中,在寻常的闪光中,在根本无任何痕迹的表现中——而决不是“表演”中。他赢了,赢在真实,赢在隐忍,赢在勇猛,赢在智慧。不愧新一代青年勇士。

 

思想影响力:

 

 

 

社会意义和价值:

 

 

 

公众反响:电视剧“破8”,已创下奇观。强烈的叫好声,对受众产生的深刻影响,参评片没一部能比。电视热引发小说热,一些地方还在上演时小说就已脱销,甚至出现火速预定火爆现象。此主旋律电视剧,一些家庭几世同堂“追剧”,更是令人咀嚼。如此反响,无以争锋。

 

既然如此强势,优势这般明显,社会效果又这般良好,真的难得了,为什么又“不受待见”?欢呼“白玉兰”奖时,有媒体真的做到了让《人民的名义》销声匿迹。所发布的新闻《人民的名义》连影儿都没有,甚至获配角奖的也没影儿。不正常是肯定了,要问“为什么”根本不知道为什么。只知道正能量被冷遇了。

 

综合上述,《人民的名义》离人民最近,这是无以争辩的,因为事实就清楚地摆在那里。何以离“最佳”又太远呢?评比倾向和某些宣传倾向肯定有问题,这是无可回避的。对主旋律的优秀东西不感兴趣,对什么最感兴趣呢?对老百姓最感兴趣的东西不感兴趣,对思想性和艺术性结合得比较好的作品不感兴趣,还有什么更值得感兴趣呢?兴趣点、价值观、审美观出了偏差怎么可能离人民最近?然这是不容“我行我素”的,企业都不能单纯抓经济效益,还需讲社会责任,与上层建筑重要领域息息相关的影视评比、宣传更应看重社会责任。这是不能回避和逃避的。评比和宣传还牵连文艺作品的导向和引导,是必须认真对待,慎之又慎的。这些层面以往曾出现过资金或利益介入的情况,或操持者水平太差的情况,此类情况不能“任性”。要把住上层建筑的关口,从而促进社会经济更好发展,必须旗帜鲜明地体现正能量。

 

 

回避

 

 

 分享>

青青衿佩 北京市海淀区06-19 11:53

如果人民的名义只拿了最佳男主或女主奖,那这部剧就不可能这么深入人心。一部好剧就是连配角都能火那就是深入民心的好剧,这个是用商业手段压不住也夺不走的了不起的成就。

 

当所有人都把目光瞅准《人民的名义》时,却被这匹冷不丁冒出的黑马杀了个措手不及。

 

耗费四年心血的《好家伙》特别扬眉吐气,获得分量最重奖项“最佳中国电视剧奖”。

 

认为它好的,觉得这是一部有深度,有厚重感,值得静下心来去细细品味的好剧。 
认为它差的,是看了十集完全不知所云,怪谁呢。

文章认为

剧情和角色也受到广泛热议,甚至掀起了全民观剧的热潮。

《好家伙》相对来说知名度就小多了,可是它竟然能力压主旋律《海棠依旧》,家庭剧《小别离》,全民观剧的《人民的名义》获奖,确实让人很意外。

人民的名义除了育良书记和达康书记获得最佳男配角奖以外,竟然没有其他奖项。

要说今年上半年最火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当之无愧,收视率单集甚至破8。

 

有编辑感慨:这届白玉兰奖彻底火了,《人民的名义》落榜,《欢乐颂》连毛都没捞到

 

 “年度最佳中国电视剧奖”,而是被李晨张译主演的《好家伙》拿走。《人民的名义》就这样落榜了?

 以收视和口碑论《人民的名义》创造出了近几年的收视奇迹,全国最高收视率一度突破8,平均收视率高达3.661,几乎“垄断”了整个播出档期。无论从收视率、话题度还是影响力来看,《人民的名义》都堪称近十年来的剧王。小编是在不懂,这么一部神片到底比《好家伙》差在哪里,

《欢乐颂》就更惨了,好多项的提名可是最后确实连毛也没捞到。不知道作为《欢乐颂》的导演会不会在哪里哭。

 

回顾去年的“白玉兰”奖,可以说是质疑最少的一届,非常能代表群众趣味。大热古装剧《芈月传》、《琅琊榜》平分秋色,胡歌、孙俪拿下视帝视后也可谓实至名归。

  但那届“白玉兰”同样也有遗憾:现实题材作品去哪了?其评委会主席张国立当时就呼吁,“现实题材剧的入围比例只有20%,资本市场不应该只关注大IP而忽视现实题材,影视剧创作者如果对当下社会现实生活关照不够,一定程度上来说是种失职。”

笔者以为,现实题材冲击力最大当属《人民的名义》,万人空巷、好评如潮就是对该剧最大肯定,也是对电视剧等文艺作品发展走势的最好说明。无论从思想性来说,从艺术价值来说,抑或从审美价值,这样的作品评最佳应该是当仁不让。

后续影响:《人民的名义》没有因为播完就沉寂,相反持续掀起关注高潮。湖南卫视播完后,有的还在搜看。因为太感人了,有人为正面勇士的事迹、他的悲惨境遇大骂编剧。因难以接受残忍,难以接受落到那样的境遇。现实就有那么严峻,勇士的情操就有那么高尚,他们献身党和人民的事业就有你们执著。演员就演得那么真实,作品就有那么动人,很多人为之掉泪,为之振奋,为之影响着自己日后的思想和行动。这就是作品的力量,这就是思想性和艺术性完美结合产生的魅力,产生的良性社会效果。

有人还在为侯亮平担心,尤担心他被报复。也就是说,侯亮平们还在一些观众心中,似乎仍和他们在一起,他仍在反贪路上,时时担心他出问题。因腐败分子依然还有相当实力啊,反腐的斗争依然还很艰巨啊。人们多需要“侯亮平”,多希望他珍重。

如果《人民的名义》整个片子不成功,侯亮平等诸多英雄或勇士形象不成功,“侯亮平”们怎么可能是“活”的?他分明在现实生活中,在人们身边? “侯亮平又出手了”、“网络侯亮平也出手了”这些群众的现实语言不正通过“侯亮平”表述着他们的追求、他们的心愿和期待吗?“侯亮平”们离人民太近,《人民的名义》离人民太近,并且和人民一起追求、一起奋斗,这不是人民的作品极大的成功吗?试问:这样的作品不该奉上鲜花,什么样的作品该奉上鲜花?这样的作品不该离“最佳”最近未必还应离得很远?对这样的作品“无视”而对远远弱于它的其它作品表示青睐,这是不正常的,至少是判断出现了明显失误的。

 

后续影响还表现在,成功人物若在续集中出现肯定应按照固有的逻辑发展,而不可“摆拍”,否则熟悉人物的观众不会认账。新拍电视剧的成败观众很容易当“裁判”,众多观众已成为该剧“最佳评委”。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