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锐评

当前位置/ 首页/ 焦点锐评/ 正文

红雪枫:福彩中心咋变成“腐败中心”?

 

 

《求是》杂志去年底发了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的讲话,其中讲道:“(十八届)六中全会上,有一名中央委员和一名中央纪委委员就请假了,因为他们所领导的部门出现了系统性腐败,中共中央决定对他们问责。”。民政部原部长李立国成为重点“怀疑”对象,因他在王岐山讲话的当天下午就被免去民政部党组书记一职,随后被免去部长一职。继后处理的人中还有个女的,她就是中纪委驻民政部纪检组原负责人曲淑辉,也就是王岐山所称“请假”的“中央纪委委员”。那个系统性腐败的地方是哪呢?就是翘首以待中大奖的彩民们经常去的彩票购买点的“大领导”——福彩中心,其原主任、副主任、“老主任”等纷纷落马。福彩中心咋变成“腐败中心”?

 

首先是出了“腐官”。值得注意的是,腐败现象已不只是直接贪钱,包括腐败横行监管者严重失职。二者交互作用加剧了腐败的蔓延,必须一并严惩。据中纪委网站消息,日前,经中央批准,中纪委对民政部原党组成员、中国老龄协会原会长陈传书工作严重失职失责问题立案审查。这个副部级官员曾是以前的彩票管理中心主任。2016年,中央第九巡视组开始对民政部和全国老龄办进行专项巡视。在对民政部巡视后反馈时指出,民政部内存在公共权力部门化利益化的问题,利用主管社会组织的权力为干部谋职谋利,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也存在问题。

 

其次继续出“腐官”。福彩中心那老领导不是好官,新的怎么样呢?“学生”依然不是省油的灯,福彩中心乱糟糟不像话。巡视组发现问题提出意见建议,坚决纠正公共权力部门化利益化问题,全面加强廉洁风险防控。对福利彩票发行销售和资金分配使用等实行全链条严格监管。此后,福彩系列腐败案持续发酵,福彩中心多名负责人相继从公开场合消失。

 

三是上面有“伞”。这把“遮阳伞”、“保护伞”不是好伞,把阳光挡了,或专门去挡阳光,去保护丑陋、丑恶,这会是好东西吗?原来的福彩中心主任,高升部级高官,新的福彩中心主任、副主任和下面的“晚辈”岂能不形成“一条线”、“一条龙”?单个腐败岂能不发展成“系统腐败”?如果本部门“上面”严管严查,福彩中心一定是很好的服务中心,即使有点问题也会马上纠正。若不仅不见严管严查,还有人“关照”,有人故意“沉默”,福彩中心怎么不快速完成向“腐败中心”的转变?怎么不实现“业态”的飞跃?系统腐败怎能不“做大做强”?

 

再次有本部专管反腐败的坐在那里“不管事”。“不管事”实际上意味着让你干。干什么呢?“你懂的。”对于失职者来说,你当“悠闲官”,“腐败官”却不悠闲,忙得很,搞腐败搞不赢。事实已表明,一下子就败进去一窝。“窝案”一般就是这样炼成的。有一窝“志同道合”的,又有“睁只眼闭只眼”的,甚至有完全放弃监管的,还有积极参与和疯狂参与的,窝子就做成了。在“上面有人”的“顺风顺水”情况下,不仅窝子安然无恙,还越做越大,终成“正果”。福彩中心摇身一变变成“腐败中心”,固然“腐败中心”主任、“中心”副主任、“老主任”等都“功不可没”,这干纪检的在这形同虚设也起了极坏作用。

 

福彩中心之所以变成“腐败中心”,答案显而易见:是利益链把好端端的服务机构变成搞钱机构,不作为、懒政庸政、严重失职又推助腐败疯狂,从而硬性把服务中心变成了“腐败中心”。目前,除福彩中心那一窝被端掉外,原民政部原党组书记、部长李立国和民政部原党组成员、副部长窦玉沛严重失职失责问题也已被立案审查。如何打掉腐败“利益”,如何打掉腐败“链子”,如何设置有效的监控机制,如何实施监督关口前移,如何确保群众监督到位,正是我们反腐和预防腐败急需认真研究和解决的课题。只要切实将工作做到位,“腐败中心”其实根本没机会成气候,即便腐败敢伸出脑袋,也可快速将其击碎。

 

这是一个警告:只要法律是强硬的,只要维护法律尊严的勇士是始终奔走在捍卫正义路上的,只要中央的决心和群众的支持是紧紧切合在一起的,腐败是难于藏身的。那些利欲熏心的腐败分子的雕虫小技都不堪一击,那些什么“腐败中心”、“腐败小组”、“西山会”、“腐败会”、“黑社会”都不过是貌似强大的纸老虎,那些“虎王”、“虎仔”、“小鱼”、“小虾”、“王八”也只有进班房的命。现实再次提醒我们:做人千万要审慎,起码要厚道,好自为之。做老实人、正直人、真正有作为的人、大写的人、堂堂正正的人才是正道。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