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锐评

当前位置/ 首页/ 焦点锐评/ 正文

于欢案突破“两个关键点”定豁然开朗

 

     于欢案引起了人们强烈的关注,此案的一个重要关注点就是于欢是否正当防卫。从媒体披露的详细调查和多种信息看,于欢案性质应该说已较为分明,它绝不单单是“故意杀人”这么简单,也绝不是仅仅对方“有过错”这么轻微,应该还原它“有因杀人”、“不平杀人”、“崩溃杀人”的全景、全貌。应当从事实、法律、哲学、社会、心理等诸多层面研究其成因。这里紧扣是否正当防卫这一要害问题展开,从涉此问题的两个关键细节入手,看看到底什么才是最雄辩的事实真相,并通过强有力的证据揭开杀人的因果链条。

 

  于欢是否正当防卫有两点绕不开:一,对方是否实施了超过常人忍受能力侮辱行为,说更直切点,是否对女性——于欢母亲实施了兽性侮辱。这是非常关键的。如果“否”,于欢的行为是完全不当的。如果“是”,不仅意味着正当防卫成立,还意味着凡在现场发兽性的和支持流氓行为的都必须立即纯之以法。因为这是光天化日之下发生的非常恶劣的事件,放过了挑起事端者,放过了施暴者,放过了耍流氓者,放过了纵容者就等于放过了对不法者的追究,放弃了对法律尊严的维护,放弃了神圣的责任,这是不能容忍的。

 

  据报道,一审认定:讨债者对母子俩有侮辱言行。(2016)鲁15刑初33号判决书显示,山东省聊城中院经审理查明:2014年7月,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位于冠县工业园区)负责人苏银霞向赵荣荣借款100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2016年4月14日16时许,赵荣荣以欠款未还清为由,纠集郭彦刚、程学贺、严建军十余人先后到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催要欠款,同日20时左右杜志浩驾车来到该公司,并在该公司办公楼大门外抱厦台上与其他人一起烧烤饮酒,约21时50分,杜志浩等多人来到苏银霞和苏银霞之子于欢所在的办公楼一楼接待室内催要欠款,并对二人有侮辱言行。这里,一审提到了较为重要的一点:“对二人有侮辱行为”。此案的结果我们已看到了,一“催要欠款”者被杀,还有人被杀伤,可“故意杀人”有没有原因呢?肯定有。而被一些人忽略的“侮辱行为”恰恰是于欢实施杀人的一重要原因。这“侮辱行为”侮辱到什么程度也非常重要,必须追住不放。

 

  媒体在报道中提到一关键细节:澎湃新闻查阅判决书,现多名证人在其证言叙述了“辱母”情节。作为被辱的当事人、被告人于欢的母亲苏银霞详细描述了被辱的经过。与此相印证的还有其他多名证人的证言。据判决书引用的同去要债的张书森证实,“要账的过程中,看见杜志浩把自己的裤子和内裤脱到大腿根,把欠账男孩的鞋脱下来,并在欠账母子面前晃了一会,对着欠账女子说的话很难听,还扇过欠账男孩一巴掌。”如果证言属实,当是令人震惊。确实难以置信啊,可此信息也同一指向:苏银霞工厂工人马金栋在判决书中作证于欢母子被侮辱过程。3月25日晚,他告诉澎湃新闻:“警察过来后,执法仪的摄像头是开着的,苏银霞告诉警察,杜志浩怎么怎么侮辱她了……”还有一个不能忽视的细节——那是于欢内心的表白:据于欢一审辩护律师田明介绍,于欢跟我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的情绪完全崩溃了。他的母亲遭受了那样的羞辱,正常人都会想要干仗……”这等事都干得出来,这不是公然挑战社会、挑战正义、挑战法律吗?这太过分了,任何有良心的正常人都会拍案而起。必须查实坐定,对邪恶说“不”,从严追查恶性事件最初严重事端制造者。因果链条显示,正是令人震惊的“前因”引发了令人震惊的“后果”。

 

  二、对方是否对于欢构成了威胁?直接进行了威胁?于欢是否感到了威胁?这一点也很关键,也直接影响着他的行为,同样解释着他为何暴怒然挥刀。如果“否”,于欢没理由如此冲动。如果“是”,正当防卫则无可辩驳。对方“讨债”行为文明吗?用不上这个词。对方“讨债”于欢感到受到威胁吗?消息指,于欢母子被10几人控制于一室,行动被限。有人指出,于欢母亲“手机被抢,还被踩了一脚”。另有证人称,于欢被扇了一耳光。据判决书中的“视听资料”证据,“侮辱”到“杀人”分两个阶段。办公楼内的监控显示:41416许多人陆续开车来到源大公司,至19时许有人开车拉来了啤酒、烧烤炉子等,之后聚办公楼门口(吃饭),直至2150分许,在门口的人都进到办公楼内。2213分一辆警车到达,民警下车后进入办公楼。关键的4分钟警察不在现场视听证据显示,4分钟后的22时17分许,部分人员送民警出来办公楼,有人回去。22时21分许,民警快速返回办公楼,进入接待室后要钱一方受伤的、没受伤的陆续跑出接待室,乘三辆车快速驶出公司。这个关键的4分钟,是于欢捅刺杜志浩等人的时间。

 

  据判决书中于欢供认,他捅刺杜志浩等人,系被控制在接待室遭到对方殴打后所为,且对方有侮辱言行。这一细节也非常重要,它显示杀人前房间内并非风平浪静,并非“没有威胁”。又被控制,又被打,先前遭扇耳光这里又开干,这不叫威胁叫什么?判决书引用证人刘付昌证言称,“派出所民警进了办公楼里面一段时间后出来,正说着话,就听见办公室里有人咋呼,我跑到办公楼里面,看见接待室里面那伙要账的人围着于欢,有人拿着椅子朝于欢杵,于欢一直往后往南退,退到一个桌子跟前,我发现于欢手里多了一个发亮的水果刀朝围着他的那几个人挥舞。”——这下升级“拿起椅子”,那一个一直退、退……这叫不叫威胁?还有一段于欢自白也不可忽视(其辩护律师获此信息):“于欢跟我说,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他的情绪完全崩溃了。他的母亲遭受了那样的羞辱,正常人都会想要干仗,后来警察过来又走了,他们(杜志浩)认为不该报警,又变本加厉谩骂、殴打,说‘我治死你’这样的话,于欢在没有得到保护的情况下,完全有理由相信对方会剥夺他的生命,所以他拿起水果刀捅了。”这里冷不丁冒出了一句非常关键的话——“我治死你!”他母亲已被“治”得这样惨,自己也被“治”得不轻,当拳头挥来时,板凳舞来时,一步步逼来时,“治”不“治”得死你只有傻子才不知道。(新华社一篇 写“表象掩不住罪恶”的力作,其中咬住不放的关键“一拳”就是打死好人的凶手所为。那“没有使用凶器就不会有威胁”的说法是错的,用拳头将人打死的案例比比皆是。事物运行的规律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而是按照事物发展的内在轨迹运行,那种警察来了就不存在威胁的说法也站不住脚。)他正是逢“绝境”举刀……

 

  真正最大的威胁是心灵上那一刀!这一刀比刺进皮肉还凶狠千百倍,这一刀痛苦难当却无以启齿,这一刀血战一瞬即可伤痛永远。一个女性受到威胁时,当一个母亲受到威胁时,当这种威胁是最无耻、最残忍的时候,当更恐怖的威胁随时可能再砸来并直接威胁生命的时候,当儿子的、有正义感的、良心还在蹦蹦跳的简直崩溃了。心灵的喷发已不可避免。不详的后果就要临门。这是以客观内在规律注定了的。母子两均是此事件爆发前的受害者,两人的心境都面临崩溃,两人都遭到了极大威胁。于欢是在遭遇了心灵“绝境”、现场“绝境”双重“绝境”挤压情况下,突然挥舞起了水果刀,杀人案旋即发生。看清了前因后果,尤其是看清了关键细节、关键链条,“正当防卫”四个字并非难辨。说得更直白点,于欢的正当防卫行为是明摆着的。

 

  显然,于欢案看视迷雾重重,其实层次分明,线条清楚。他面对的威胁越大,反击出去越猛,即使是正当防卫,因反击过猛自然呈现“防卫过当”特征。只要突破上述“两个关键点”,坐实那些关键细节,准确把握因果链条,迈出这实质性的一步,一切豁然开朗。

                                                                           
                                                           原创  载中华网(阅读4951)、人民网、  冰心倾诉网

 

 

 

 

我要评论